当前位置:首页 > 小学作文 > 作文征文

忆作文hahaet官网送首充

日期:2022-03-22 03:02

闲暇时分,望着飘窗上东倒西歪的布偶玩具我决定进行一次彻底的收纳整理。将从前或幼稚或伤感的记忆连带着这些回忆的载体,从自己的生命中划去。

我再一次向那飘窗上看去,长时间的暴晒令布偶身上的颜色变得深浅不一,失去了从前光鲜亮丽的外表。但我依旧能够根据它们的形状来判断它们的年纪以及背后的故事。在层层玩具中有一个小家伙格格不入,是一对褐色的木,中间用一根橡皮筋连在一起。小眼睛、关公眉、矮短的腿。岁月仿佛忽视了小小的它,那得意的表情丝毫未变。

我的眼眶突然红了。

这是我孩童时第一个玩具,岁月让记忆褪去了颜色,却留下了质朴又醉人的故事。婴孩时姥姥抱我在街上玩。她那时面色依旧红润眼角几乎没有皱纹,一笑眼睛就弯成了两牙月亮。姥姥紧紧抱着我细声细气的对我说溪溪看看有什么喜欢的小玩意。刚睡醒的我,眼还蒙着一股雾气面前摊位上的一对木猪赚足了我的兴趣要要小猪好好买平日里极为节省的她哄着我单手从包里掏钱给老板,一手托着我一手拿着玩具。我特别喜欢她那时看我的眼神,温柔的像两汪清水。开始时,我一心扑在两只小猪玩的不亦乐乎。渐渐拥有的玩具多了起来,但我却格外偏这两只小猪。

现在回想起来我那时对木猪的依恋,不免觉得好笑。是了,木猪对我而言不过是两块木头,我真正依恋的是姥姥慈爱的注视以及温吞的话语。

时间当真是个奇怪的东西,它会有选择性的让你遗忘细节,但却给往日的回忆裹上一层温馨的滤镜。再忆起时全是美好的记忆,治愈一生令人心醉。

我默默的将木猪放回原来的位置,露出会心的笑容。眼前的不再是杂乱的玩具而是一个个温馨的故事,淳朴的印记。

忆我的老师

往事如烟,抖落一地风尘。

题记

逝水流年,孤影沐清辉。笔尖只剩残缺的回忆原来,我已经毕业三年了。三年的光阴,如云似雾,记忆像被打上了马赛克,只剩下模糊的身影。凝望着毕业照,照片上那个笑得像孩子一样的女人,将我记忆的闸门打开了。

她算不上是什么美女,但是我觉得她比美女还要美。他就是我的肖老师。

那年的雪下的格外的大。起初它像芦花一样慢慢的飘呀飘呀。后来雪孩子有些生气了,暴躁的跳下云层。屋外的寒风拍击着窗户,哐哐!哐哐!我托着腮,看着窗外的暴雪叹了口气:怎么办呀!我想回家。啊!顿时没了看雪的兴致,当我费力的从椅子上爬下来的时候,肖老师刚好从外面进来,她惊讶的说:佳佳你爸爸还没有来接你吗?忍着快要飞离眼眶的泪花,我气鼓鼓地说:我也不知道爸爸什么时候来。肖老师看着撅着嘴生气的我,笑着蹲了下来,摸着我的两个小揪揪说:别生气了,你爸爸可能堵在路上了。当当当当,看这是什么!说罢,调皮的眨了眨眼睛,不大的眼睛闪闪发亮,厚厚的嘴唇就45°向上的模样,黑黑的她做起这个动作着实好笑,是那种善意的笑。贪嘴的我一连吃了好几块西瓜,老师就坐在椅子上一边看我狼吞虎咽的吃着西瓜,一边用纸仔细的帮我擦着满是西瓜汁的脸。一旁的灯光照在了老师温柔的脸上,真好看。

荫下,阳光的斑驳也穿透了一片片树叶,点点滴滴,然后悄悄地成为树下一景。不觉中,我和肖老师差不多高了。肖老师的头发白了一大半,腿也因为年老出现了问题,有时还疼得走不了路。看着昔日活蹦乱跳到处旅游的肖老师扶着讲台,皱着眉头,我们心里也不好受,每次同学们喊着让老师坐着讲题,肖老师都笑着摆摆手:不用不用,来,同学们我们先回顾一下上节课阳光打在老师满是皱纹却笑意不减的脸上,真好看。

因为种种原因,我已经几年未见肖老师,未见到那些昔日熟悉的面孔了,心中还有些遗憾。曲终人散后,离开的离开,忘记的忘记。时光流逝着,岁月沉淀着,转身便是一个光阴的故事。故事中有我们都无法忘记的身影。

我的老师

李巧珍老师是我初中第一位数学老师。

李老师是很爱护同学的。每至讲课,她总会努力大声地喊着,尽管有扩音器,但她仍希望每位同学都能够听见。每位同学似乎都是老师的关注对象,不过成绩或好或坏都一视同仁。写完作业必须得对改,有时太晚李老师忘记发答案了,家长提醒,她总会说:不行,太晚了,让孩子睡吧。

李老师是十分和善慈祥的。每次看到他脸上总挂着笑容,或深或浅。李老师年龄挺大了,总是透露着老人的那种可爱。她十分积极向上,很乐观,每次考试失利,老师总会安慰,鼓励我们。家长会后,妈妈对我说你的数学老师,很可爱呢

李老师绝不会吝啬他的夸赞,她的课是最受欢迎的,每次上她的课我们都特别活跃,提问问题会有一片手举起来、写题我们也是十分的迅速、问问题的人更是络绎不绝。李老师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心里开心了,便会夸赞起来。嗯,魏同学讲的不错王同学举手很积极不错不错,不愧是张同学

李老师十分敬业,上课时,她生动的讲述着一个个的知识点,不断一遍又一遍的问着听懂了没?但凡一个同学有哪道题不会,她会拉着大家一起去分析这道题,直到所有人都会为止。李老师十分注重作业,有答案他不发,偏要自己去写一遍,把过程写全了,才拍给她的学生。

李老师可谓幽默之极。我扫到谁,谁倒霉!李老师一边用她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着,一边凶狠而又和善的看着我们在台下努力压着笑声装做看题的我们。她的幽默和善使我们喜欢上了数学。

日月如梭,转眼间两个春秋就过去了,李老师也离开了我们。新老师的讲的课程虽相同,但再也听不到那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讲的课,再也听不到那些幽默的话语,再也见不到那位可爱的李老师。